杌枢子

无耐心画手,脆皮鸭爱好者

不听话的孩子【k黑】

就非常…肉!
大概有惩罚play,道具play,还有……打屁股…
我我…就很想操哭少爷…想很久了【滚】
有点【ooc】注意避雷,踩中雷区,我也……不负责|ω・)

下面试阅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|ω・)
这算什么啊!
纯黑听到这,慢慢的从椅子上起来,寻思这怎么才能跑出去。
让我长长记性?听着这话就觉得羞耻……我拒绝。
说时迟那时快,k突然向纯黑这边走来,伸手要逮纯黑的胳膊。纯黑向后一缩,从椅子后面绕出来撒腿就往门外跑。他和k的公寓有两层,客厅宽敞干净,看起来相当舒适。但纯黑很少在这呆,此时的他一心想着上楼,到那间小书房躲躲。然而刚踏上楼梯就被k一把抱住捞了起来。纯黑比k稍矮,又细瘦,k轻轻松松就把他打横抱住,任纯黑乱踢乱蹬也挣脱不开。
“放开我你个白痴”纯黑用尽全身力气去掰k的手指,无奈对方的力量优势实在是压倒性的。他被k连抱带拖的弄到了客厅的地毯上,k刚一松手纯黑就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继续向楼梯口冲。k只一手拽住纯黑的脚踝又给他拉了回来按在地上,看着他光溜溜的脊背不由得一阵阵火往头顶上窜,伸出手啪的一下打在纯黑圆乎乎的屁股上。

这一掌打得响亮,刚才还挣扎不休的纯黑顿时噤了声。羞耻感让他的耳尖都发红,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他回头怒视着k,张口想骂上两句,却被k的眼神硬生生的逼了回来。

“你最好别再乱动了,不然这几天都别想着好过。”k的声线毫无起伏,这是他极度生气的表现,纯黑清楚得很,今晚逃不过去,他现在连个自救的办法也想不出来。k把他按在地上,让纯黑保持着跪趴的姿势,将他两手背在身后,死死捏住。纯黑还想跑,但他只要一挣动,屁股就会狠狠挨上一巴掌。
“靠……”纯黑觉得自己快要哭出来了,这个k向来不是依着他,宠着他,他几时被这样对待过。
k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小孩,身体微微颤动,耳尖红的要滴血,他知道自己的小孩已经委屈到不知所措了,但还是铁了心今晚得把他治的服服帖帖。
这么想着,k抽出一只手解下领带,缚住纯黑的双手,随后一把扯掉他的内裤,此时的纯黑是真真一丝不挂了。屁股上挨了不轻的几巴掌,现在已经微微发红,羞耻心与小屁股一并的火辣辣的发疼。

“不会…不会就这么算了,之前还想着道歉,现在这样打死也不可能了!”纯黑咬牙切齿的想着。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16392910667265

啊,终于炖完了……
如果有人会想看的……接下来会炖别的
大概就是,之前看到的这边发的 狐狸和小熊猫的梗,有点可爱|ω・)

评论(6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