杌枢子

无耐心画手,脆皮鸭爱好者

不听话的孩子 【k黑】

我有一颗……写肉的心……
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写文啊,就…没很好
_(:3」∠❀)_
但是,k黑得粮实在太少了,我忍不住自己种田。
【设定上已经同居,确定关系,老夫老妻】
【之后会写肉,大概明天更新】
希望大家能开心的看文(*°∀°)=3,别外传求你我好害怕|ω・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渣渣,就你这肥的程度还想追上我~”

纯黑光着个膀子,细白的腿得意似的轻晃着,浑身上下只有一条内裤遮掩一下身体。夏天闷热,汗津津的感觉着实让人难受,本来直播就喜欢随性,此时的纯黑是绝不会让自己身上沾任何布料了。他清楚得很,此时如果k在,一定又是一通说教,烦的不行。想到这,纯黑脸上又隐隐浮现出一丝坏笑。

可是这个小学生现在不在这,唉嘿嘿嘿嘿嘿嘿!

上周k的公司发福利,组织员工出国旅行,走的前两天纯黑明明暗暗的对k的这次出行表示不满,但都只换来k的几声轻笑。

“我也可以带你去的,但你自个儿又不愿意,怪谁?”

“怪你啊!当然不愿意,国外有啥好玩的,有在家舒服吗?有吃鸡棒棒吗?”

k被他的怪调搞得又气又好笑,一时接不上话茬,刚准备说点什么时,就见到纯黑突然摊在床上,曲起腿一脚蹬在k的胸口,张开嘴发出细细糯糯的声音

“我不管啊啊啊啊啊,你跑了,你丢下你可敬可爱的老公跑了,谁陪我直播,谁陪我吃鸡,谁来称托我无敌的操作?”纯黑一边嚷着一边一下一下的踹k的胸口,弄得k快要招架不住。“这小破孩儿说谁是老公?又是这么浪的飞起,不找机会治治他都分不清楚个上下!”k暗暗记上这一笔,可是公司的要求,无论如何也要走,不论这小孩儿怎么闹这次也没法依这他了。

几日后,k拉着行李箱出门,见到难得早起的纯黑光溜溜的走出房门,一脸困倦的倚在门框上,眼神中的不满都快淌出来了。

“要走啦?”

“去把衣服穿上纯黑,说过多少次了,你这一身病都是你这样造的”

“咋这么多事啊……”

“回去穿上”

“嗯嗯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好!一大早的别气着您咧!我穿就是了,你快走吧赶不上飞机了”纯黑看着k脸色不太好了,也不再和他瞎怼。毕竟k是真对他的身体上心,别的什么都从他,怎么闹都不生气,但唯独这方面不许纯黑胡来,否则定是脸色铁青。

“……那我走了,我说真的,你可别让我发现你光着身子在家里晃荡。”k警告似的嘱咐了一句,便匆匆的走了。留纯黑一个人靠着墙呆愣了许久。

“嗯,k走的第一天,想他……个二胡卵子!”随后赌气一般的光着身子在地毯上乱滚,完全没有在济南的夏天穿上衣服的打算,把k妈的话抛之脑后,就这么放飞自我了一个多星期。

“……”
k悄眯眯的回来了,他专挑纯黑直播快结束的时候回来,一来是为了给他个惊喜,另外也是不想打扰他的工作。

可没想到一回来就看见让他气的快要背气过去的一幕。

纯黑赤条条的坐在电脑前,看起来洗完澡不久,头发还潮湿着,一看就没吹。空调开到16℃,正正的对着他吹,一点弯儿也不打。可好,可真好。我说的话这小孩儿是一个子儿也没听进去。

k憋着一肚子火,就这么杵在门口,直直的盯住纯黑。纯黑这边戴着耳机游戏打得火热,根本没注意到k的到来。就这么保持着有了一会儿,纯黑终于感受到背后一股子寒气,疑惑的转过头,看见满脸黑线一声不吭的k,一动不动的杵在黑暗的房门口直勾勾的盯着他。吓得纯黑嗷的一嗓子尖叫出声,把评论区也吓得够呛。

“不是不是,哎呀……我那什么……我他喵把数据线看成虫子了!”用撇脚的理由搪塞过评论区,直播还在继续,可是此时的纯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大脑飞速运转,精力却完全没有集中在游戏上。背后的k依然不动如山,用吃人的眼神死死的盯住纯黑。

“怎么办怎么办我他喵怎么办我靠……他什么时候回来不好,为什么一点消息都不发啊我去,我不想要这种惊喜啊太惊吓了!”一边想着,纯黑又试探性的回头,看见k的眼神又是吓得汗毛起立。

“完了,这事躲不过去了……道歉吗?”纯黑默默的想着,却没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说话了,评论区被问号不断刷屏,这才想起开口。

“啊,刚才忘记开麦了……”

随后又是一阵沉默。

“不行,凭啥道歉啊,我一大老爷们穿不穿衣服干嘛归他管啊,我……我不管了我,我杠到底……先把直播解决了。”

“今天直播先到这了,大家晚安吧”

直播突然结束,评论区摸不着头脑,大家说了些关心的话,也慢慢的散了。纯黑回过头,k还不动如山的杵着,纯黑张了张口,终究是没说出话来,气氛非常尴尬。

“如果你觉得我不会生气的话,就大错特错了”k突然开口,把纯黑吓得一激灵。

“我觉得,有时候让你长长记性还是挺有必要的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9)